比恶魔更可怕的男人:靠一支针管不声不响地摧垮第三帝国

希特勒是个理想主义者,同时也是个疯子,他的疯却并非源于性格。尤其是在诸多有关二战的影视作品中,其歇斯底里的形象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学界更是对他议论纷纷,病理学家说他有隐藏的癔病,生理学家说他有隐睾,总而言之各种说法层出不穷。然而事实上,资料显示:1940年以前,希特勒的身体状况十分正常,血压常年维持在110~140的健康范围内,而德国医生对他的体检报告中也看不出任何奇怪病症的端倪,那么希特勒为何会变成日后那副疯狂模样呢?

鲜为人知的是,在这个臭名昭著的历史角色背后有个塑造恶魔的人,甚至比恶魔本身还可怕,他的名字叫西奥多·莫雷尔。

希特勒是个偏执狂,他对一些心腹偏听偏信,这些受宠的犬马甚至到了有恃无恐的地步。例如纳粹德国的外交部长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此人仗着元首的宠信,公然试图从戈林、希姆莱和戈培尔等大佬手里抢地盘;有趣的是,这几位一人之下的大人物联手想要搞垮里宾特洛甫,其中政治手腕稍差的戈培尔跑到元首面前告状,后者反而一脸不悦地表示:约阿希姆是我的“当世俾斯麦”,谁都别想动他!

这个故事说明一个问题:只要希特勒发觉手下某个人好用,他就不顾一切地用到底,甚至根本懒得去分辨对方倒是是人是狗,而莫雷尔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西奥多·莫雷尔博士从前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五流医生,他在柏林市拜罗伊特大街上开有一家诊所,正儿八经的大病治不了,却号称在治疗各种性病方面有一手。纳粹党在德国崛起后,他立马积极加入,正所谓“有市场就有需求”,纳粹高层风流龌龊事不少,搞多了难免不会出事;巧的是,总有要害人物慕名而来,久而久之,“性病圣手”莫雷尔成了纳粹高层的御用神医,声望迅速攀升。

不过客观地讲,莫雷尔也绝非庸医,他反倒是把西医“快准狠”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病人哪里不行,身体缺什么,他总能搞清楚,以注射的方式解决问题,往往还故意把剂量搞多一些,大有“快刀斩乱麻”的气魄。他的病人没有不说好的,个个赞不绝口。在诸多病号中,有个名叫海因里希·霍夫曼的角色,此人是元首的御用摄影师,后来也无意中充当了莫雷尔的命中贵人。

众所周知,希特勒是个素食主义者,长期的偏食让他肠胃的消化功能很不健康。手下人看元首脸色不对劲儿,就建议元首去看看医生,巧的是,希特勒一下就想到了在霍夫曼举办的家庭晚宴上有着一面之缘的“神医”莫雷尔。

莫雷尔也够机灵,他用一针富含肠道益生菌的药剂牢牢地抓住机会,几乎就在第二天,希特勒的肠胃病就得到了极大的缓解。不仅如此,莫雷尔还为希特勒量身定制了一整套调养方案,定期服用维生素等等。在轮番的注射口服轰炸下,希特勒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他又能在公众面前神采奕奕手舞足蹈地演讲了。

不过希特勒离“成熟的政治家”这个标准还差得很远,尤其是心理素质方面。1942年以前,德军顺风仗打得多,几乎可用“屡战屡胜”来形容,希特勒也乐呵呵的,精神劲头很不错;进入1942年以后,德军在莫斯科城脚下碰了一鼻子灰,后来就越打越不顺,希特勒就有点不对劲了。尤其是从1942年中开始,德军败仗越来越多,坏消息频频传回柏林,希特勒没能力扭转战局,只会对着手下人发脾气。也正是在这一阶段,他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

其实,这些扛着历史向左向右走的大人物,他们所承担的压力是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而他们的作息也往往很不健康。且不说希特勒,隔壁斯大林同志就十分喜欢熬夜,他总是邀请同僚到他的孔策沃别墅共进晚餐,八九点钟开始商议国家大事,一直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罢休。莫洛托夫、赫鲁晓夫等“常客”直呼顶不住;散会后,斯大林还要再加一趟班。根据希特勒近侍在战后的交代,这位纳粹的作息也差不多,但不难想象的是,两者的心境是截然不同的——根据德国医生的报告,从1943年2月开始,希特勒的血压暴增,长期在140以上,有时甚至逼近200,对常人而言这已是十分危险了。

元首心情很糟糕,莫雷尔的压力就非常大,临危受命的他又一次拿起了针管。最初,莫雷尔还用一些比较健康的、能够提升人兴奋度的药剂让元首维持精神,不久,希特勒的身体就对这些玩意儿产生了抗药性;无奈之下,莫雷尔只能不断提升计量、提高注射频率。当这些办法也开始失效时,1943年中,莫雷尔偷偷为元首换了药——他将可卡因、等毒品混在一起,包装成“新型特效药”,要命的是,希特勒对此从不怀疑,来者不拒。

这些毒品有着十分感人的效果:它不但能让人感到神清气爽,更有镇痛作用。从初次接受“特效注射”的2个月后,在与墨索里尼的会面中,希特勒借着毒品的劲儿发表了一通震撼人心的演讲。据说他在这场长达数小时的讲话中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气场,一干意大利高层一下子都成了希特勒的小迷弟,连始终不怎么服对方的墨索里尼都老老实实地从头听到尾。

其实在那个年代,受限于人们对医学的认识,把毒品当成药物,这其实也并不算十分离谱。眼看莫雷尔的疗法十分“可靠”,一众纳粹大佬纷纷前来投医。可以说,莫雷尔几乎凭一己之力让纳粹高层染上毒瘾。据资料显示,从1941年8月到1945年4月,莫雷尔为希特勒注射700余次,开出的各种药方超过1000张,如此频繁地用药直接导致希特勒身体愈发“饥渴”,甚至到了后来,莫雷尔必须寸步不离地守在元首身旁,随身携带药箱;眼看元首劲头不对,要以最快的速度给元首扎一针。毒品严重破坏了希特勒的神经系统,他手抖面瘫流口水的毛病都是从这来的。

毒品可以轻而易举地摧垮一个人,莫雷尔却用毒品间接摧垮了纳粹德国。大伙儿都知道,吸了毒的人精神会进入一种诡异的亢奋状态,往往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希特勒就是如此。据元首侍从回忆,在盟军发动诺曼底登陆后,德军高层召开紧急军事会议,然而刚刚接受了注射治疗的希特勒根本无心参与探讨,在会议上,他精神恍惚地发呆。结果到了会议尾声,他突然开始说一些跟战争毫不相关的事情,一会儿说草原上的狮子凶猛,一会儿又说大象更猛;在毒品的支配下,他又异常亢奋,旁人根本插不上话,愣是把军事会议弄成了动物世界,搞得大伙儿一头雾水。

摊上这么个领导,德国怎么可能打赢二战?于是从1943年开始,占尽了战略先机的纳粹德国开始迅速崩溃,速度之快甚至远超盟军预料。德国高层沉迷于莫雷尔博士针管中的“神奇药剂”带来的短暂快感,而基层的官兵们又要依靠毒品来战胜恐惧、疲倦和饥饿,整个第三帝国已被毒品腐蚀得只剩千疮百孔的骨架,它的失败已成必然。

耐人寻味的是,莫雷尔最初为希特勒提供治疗,也仅仅是投个机取个巧,给自己谋求荣华富贵,却无意中亲手缔造了恶魔。都说戈林在二战中的糟糕表现简直是“反法西斯斗士”,若从这个角度来看,在间接摧毁纳粹这件事上,莫雷尔医生的功劳恐怕无人能够代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