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极右翼|与乌克兰并肩作战的俄罗斯极右翼团体

上周,多起有关于武装入侵俄罗斯别尔哥罗德地区(就在乌克兰边境)的报道浮出水面。

在一次联合会议上,俄罗斯自由军团(LSR)和俄罗斯志愿团(RDK)这两个站在乌克兰一边与俄罗斯作战的俄罗斯人准军事团体声称对这次袭击负责,这次袭击造成一名平民死亡,并促使九个俄罗斯村庄撤离平民。

乌克兰军事情报部门发言人安德烈·尤索夫表示,别尔哥罗德行动是LSR和RDK在俄罗斯境内建立“安全区”以保护乌克兰平民的努力。他强调,只有俄罗斯人员参与其中。

很多报道指出数以百计,甚至达到数以千计的俄罗斯人站在乌克兰一边与俄罗斯军队作战。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与任何政党或政治团体没有关系。但有一支队伍,也是最公开的一支队伍,吸引了大量来自俄罗斯极右翼的成员。

这些极右翼成员有的自2014年起就在乌克兰军队中服役,有的人则是在顿巴斯冲突的 平静 时期或2022年2月24日全面入侵后加入进来。他们指责俄罗斯的自由派反对派软弱无能,并将弗拉基米尔·普京的政权描述为 布尔什维克 政权(这个词被宽泛地用于任何他们不认可的人)。他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自己的理想社会:有些人同意建立一个小而美的俄罗斯共和国,有些人主张恢复君主制。

甚至在顿巴斯冲突开始之前,乌克兰就成为了数十名甚至数百名在其祖国遭到迫害的俄罗斯右翼激进分子的新家园。在乌克兰2014年广场革命前几年,即2009年和2010年,俄罗斯开始起诉特别知名和激进的新纳粹分子时,他们开始大量迁移。据一些专家称,2014年至2019年间,约有3000名俄罗斯人参加了乌克兰军队的战斗行动。

俄罗斯非政府组织Sova信息和分析中心主任亚历山大·维尔霍夫斯基说:“[他们中的一些人] 很早就离开了俄罗斯,至少从2000年代中期就开始陆续离开本国了[这相当于俄罗斯极在俄罗斯的活动高峰期],当时俄罗斯国内对[俄罗斯]新纳粹分子进行了大量的刑事调查。他们有理由离开[俄罗斯]。他们会问自己:为什么不去乌克兰?去那里很方便,那里讲俄语,他们可以找到不少同事并定居下来。

阿列克谢·奥斯瓦尔德·奥古尔佐夫今年29岁。他在俄罗斯雅罗斯拉夫地区的雷宾斯克长大。他在学校时对民族主义思想感兴趣,开始街头涂鸦,并与其他年轻的极右翼分子一起参加街头斗殴。他学习了拳击和格斗,并在私人保安部门工作。

2010年,奥古尔佐夫对莫斯科Manezhnaya广场的骚乱印象深刻,这些骚乱是由对斯巴达球迷叶戈尔·斯维里多夫 (Yegor Sviridov) 遇害感到愤怒的右翼足球流氓组织的。

2013年和2014年,基辅的广场抗议浪潮和公共骚乱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他筹集资金支持抗议者。四年后,他最终来到了基辅。在一段发布在RDK官方Youtube频道的视频中,他声称他决定离开俄罗斯,因为他受到打击极端主义中心和联邦安全局的骚扰扰。

一到乌克兰,奥古尔佐夫就在格鲁吉亚军团接受了训练,但没有被派去参加战斗,因为 2018 年至 2019 年的局势相对平静。他便开始参加乌克兰极右民族主义团体 传统与秩序 的行动。

我被他们所做的一切所吸引。我喜欢他们反对同性恋、反对异装癖、反对女权主义者等等的行动,奥古尔佐夫在RDK视频中说。

无论是在俄乌战争的俄罗斯方还是乌克兰方作战的俄罗斯极右翼分子,都声称他们在为俄罗斯的未来而战。

根据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2018年的一份报告,极右团体一直是乌克兰社会和政治中的边缘分子。他们在政治之外寻求发展途径,妄图将自己的议程强加给社会,包括试图破坏和平集会,并对持反对政治和文化观点的人使用武力。报告确实补充说,自2014年以来,极端民族主义观点和团体,以及他们的传教士和宣传者,被更广泛的乌克兰社会赋予了重要的合法性。

奥古尔佐夫最终在2022年8月成立的准军事团体RDK中找到了一席之地,该团体汇集了来自乌克兰武装部队各部队的俄罗斯战士以及新招募的俄罗斯人。

RDK与乌克兰军队和乌克兰情报部门的关系并不很清晰明了。10月,该组织声称它是作为乌克兰军队第98领土防卫营 亚速-第聂伯罗营(读者不要与志愿准军事团体亚速营混淆)的一部分执行任务。但与此同时,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告知乌克兰媒体Liga.Novosti,表示RDK不是乌克兰武装部队的一部分。

政治人类学家和乌克兰民间社会研究员塔拉斯·费迪尔科在接受openDemocracy采访时说:“有间接证据表明,这些俄罗斯团体以及不同的、数量不多的乌克兰极右激进团体与乌克兰军事情报机构(HUR)有着联系。HUR以及之前(在顿巴斯战争中)的其他情报机构,他们都与右翼激进分子和可能的其他政治化团体建立了联系,因为他们是有用的政治和军事资产:他们可以被迅速和灵活地动员起来。

RDK的成员没有透露该组织有多少人,但专家们估计为100人左右。据费迪尔科说,大约同样数量的俄罗斯右翼分子继续在其他作战单位服役。

这位人类学家解释说,在与极右翼关联的人里,在乌克兰一边战斗的俄罗斯护照持有人要多于与极右翼分子。

RDK由俄罗斯右翼圈子中的知名人物丹尼斯·雷克斯·尼基丁 Denis White Rex Nikitin(本名卡普斯丁) 领导。

在 2000 年代后期,尼基丁创立了一个名为White Rex的街头服饰品牌,充满异教徒和新纳粹标志,赞助举重和综合格斗 (MMA) 比赛。该品牌由新纳粹领导人阿列克谢·沃耶沃金的妻子赫尔加·沃耶沃金推广。

尼基丁还表示支持亚速营,这是一个志愿准军事组织,于2014年在乌克兰成立,目的是在顿巴斯战争中与亲俄势力作战。该部队因其早期和据称与极右团体和新纳粹意识形态的持续联系而引起争议。

尼基丁于2017年搬到基辅,并在2020年8月开设了一个Telegram频道,在其中发布极右翼观点。

尼基丁在一个帖子中写道:欧盟正在变成一个大动物园,只是笼子里只剩下白人了。

2022年8月,他成立了RDK,然后在10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解释说,该组织是为了保卫乌克兰和保卫俄罗斯境内的俄罗斯族而战。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接受了几次长篇采访,主要是对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YouTube博主。

在接受俄罗斯记者奥列格·卡申的视频采访时,尼基丁说: 我面临的事实是,在我们美好的民族主义环境之中,[他们会说]:哦,这不是我们的战争,这是一场白人对白人的战争。孩子们,那你们的战争是什么?当然,我们都想在纳粹标志下服役,作为白人雅利安人的军队,对抗可怕的杂种怪胎或长着大鼻子和棕色皮肤的反法西斯分子的军队–而我们则是蓝眼金发的猛兽。但这永远不会发生。伙计们,如果这都不算属于你们的战争,那你们的战争就永远不会到来。

5月17日,RDK宣布将与另一个由在乌克兰一方作战的俄罗斯人组成的准军事团体LSR联合并 并肩作战。

尼基丁称,右翼保守派 与 传统派 在RDK服役,而具有中间派倾向的俄罗斯人则加入俄罗斯自由军团。

经营Antif.ru的谢尔盖·彼得罗夫(Sergey Petrov)认为,RDK的自我介绍具有误导性,(Antif.ru是一个监测俄罗斯极右翼在前线两侧活动的网站。)

看看尼基丁和其他RDK战士的个人社交媒体频道就知道了。这些新纳粹分子无法直接公开地表达他们的观点,因为在俄罗斯以去纳粹化为借口发起的公开武装冲突中,他们的观点太过纳粹了,彼得罗夫告诉openDemocracy。

俄罗斯志愿团的宣言在谈到俄罗斯的未来时是模糊的。它宣称自己支持归还被吞并的领土和民族的自决权。

彼得罗夫还说:现在,大俄罗斯的支持者们手持武器,试图推翻新布尔什维克的头子普京,以便在他们的祖国建立俄罗斯力量,使乌克兰摆脱亚洲血统。同时,他们重复关于俄罗斯不可避免地解体为独立地区的口号,并渴望将剩余的俄罗斯土地从外国人手中夺回来。你想在这里面寻找逻辑是没有用的,因为极右翼分子的脑回路总是思想混乱,逻辑自相矛盾为核心特点的。

来自 SOVA 中心的亚历山大·维尔霍夫斯基 (Aleksandr Verkhovsky) 指出,这样的口号并不新鲜,甚至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战争之前就在一些俄罗斯极右翼圈子中流行起来。

“俄罗斯人的俄罗斯的想法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实施。将所有非俄罗斯人赶出去,或者相反,建立一个只有俄罗斯族人的小国家,与其他领土割裂开。这在九十年代也被积极讨论。现在,RDK的人可以创造出任何政治声明,因为这些不是成熟的政治声明,他们压根就不是一个政治组织。”维尔霍夫斯基说。

在战争的双方,极右翼分子都声称他们是在为俄罗斯的未来而战。俄罗斯方面的战斗人员声称他们正在为俄罗斯不消失而战。乌克兰方面的人表示,他们正在与一个迫害他们的政权作斗争。

除了政治声明外,RDK 还声称在俄罗斯拥有自己的潜伏小组。5月16日,一段视频出现在军团的电报频道上,尼基丁声称他的组织可以从俄罗斯境内发动一场针对普京政权的全面武装斗争。

视频显示五名携带武器的男子将自己比作“滨海边疆区游击队”,一群年轻人在 2010 年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滨海边疆区与俄罗斯警察展开游击战。该视频声称俄罗斯境内已经有“数以万计”这样的人,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